bokee.net

網站編輯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深度剖析印度互聯網普及背后的各方角力

   在印度西北的一個小城鎮中,一位穿著紗麗的婦女正晃晃悠悠的在一片空地上練習騎自行車。自行車后架上綁著一個盒子,里面放的不是披薩,也不是郵件,而是互聯網。

 
  自行車是谷歌免費贈送的,該公司為印度農村提供了數千份贈品,除了自行車,后架的盒子里還放著兩臺安卓手機和兩臺平板,谷歌還為這些設備提供了移動數據連接支持。收到這份大禮的婦女要學會如何使用互聯網,隨后騎著自行車將這一現代技能普及到其他鄉村。
 
  尼拉馬是來自印度喬卡的裁縫,她年僅22歲,今天來到村里的會客室是為了接受為期一天半的互聯網培訓,而這間會客室此前是村里舉辦宗教活動的圣地。由于年輕,尼拉馬學得很快,她剛剛完成了人生中第一次谷歌搜索。“我能從網上學到最新的流行趨勢,這樣就可以做個更好的才瘋了。”尼拉馬說道。
 
  古吉拉特邦是圣雄甘地的故鄉,1930年,正是他帶領印度人民開始了反殖民之路。今天,硅谷的科技公司,包括谷歌和Facebook帶著21世紀最重要的資源——互聯網重返該地。許多印度批評家認為這些企業是要在印度重建“數字時代的殖民地”。確實,擁有12億人口的印度在互聯網的發展上潛力巨大,畢竟2014年最新的統計數據(來自國際電信聯盟)顯示,該國還有10億人都用不了互聯網。
 
  印度的現狀讓谷歌和Facebook等科技企業爆發了傳教士般的熱情,為了幫助印度人擺脫貧困,提升教育水平和創造就業,它們誓要將互聯網的火種灑遍全國。不過它們的動機非常復雜,印度市場成為科技公司的香餑餑就是因為它是一個“贏家通吃”的市場,越多人用這項服務,他們的依賴性就更強,科技公司可以輕松的獲得壟斷地位。上個月Facebook的Free Basics免費網絡服務被叫停也正是因為這點,印度政府可不相信有什么免費的晚餐。
 
  谷歌和Facebook加快在印度布局
 
  時光倒回到2013年,Facebook創始人兼CEO扎克伯格發布了一份名為《接入互聯網是基本人權嗎?》的白皮書。在白皮書中他寫道:“讓每個人都有網可上,不但能解決億萬人的生計問題,還能讓我們從他們身上發掘無窮無盡的創造力。”于是在過去的兩年中,扎克伯格兩次訪問印度,與年輕人交流,并邀請印度總理訪問公司總部,他試圖通過“”計劃連接全世界。
 
  印度也是谷歌“下一個十億”計劃中重要的一部分,該計劃將重點開拓印度、印尼和巴西等發展中國家市場。谷歌印度分部的主管也像扎克伯格一樣信心滿滿,他表示:“想要實現印度人的夢想,我們就要讓每個人都用上互聯網。”
 
  與聯合國的2030可持續發展計劃和印度自己的“數字印度”計劃相比,硅谷的科技公司步伐邁的更快。在鞏固了西方市場后,谷歌和Facebook都投入巨資為印度市場打造了獨有的方案。拿谷歌來說,它們拉上了印度的非政府組織塔塔信托,準備在今年年末用自行車將互聯網推廣到印度的10萬個偏遠村莊。此外,谷歌的“Project Loon”互聯網氣球也很有可能在今年正式登陸印度。最近,谷歌還與印度鐵道部達成協議,今年它們將在印度數百個火車站部署高速Wi-Fi。
 
  Facebook則主要依靠免費互聯網服務Free Basics,用戶下載該應用后就可免費使用互聯網,不過他們可以使用的只有Facebook,維基百科,BBC新聞和一些天氣與健康信息網站。Free Basics誕生于2014年,眼下已經推廣到了38個發展中國家。此外,該公司還以至于當地運營商接洽,希望將互聯網送到偏遠鄉村。Facebook也有類似谷歌的空中互聯網計劃,不過它們用的不是氣球而是無人機。
 
  一家印度智庫的發言人表示:“過去十年,政府在互聯網的建設上總是慢半拍,因此我們應該主動肩負起該任務,讓印度人民成為互聯網時代的新公民,而最有實力完成這項偉大事業的就是谷歌和Facebook。”
這種想法正中谷歌和Facebook下懷,它們可以通過免費互聯網吃掉數億新的智能手機用戶,這些用戶剛剛接觸最新科技,他們正在形成初步的互聯網認知。在這場競爭中,谷歌和Facebook各有優勢,前者有著無可比擬的安卓系統,可以成功搶占用戶入口,但后者卻擁有最火爆的聊天工具WhatsApp。此外,兩者未來都將通過移動廣告在印度賺得盆滿缽滿。
 
  Free Basics為何會在印度折戟沉沙?
 
  吉蘭是一位37歲的印度軟件工程師,他衣著入時,隨身攜帶各種最新的電子設備,在班加羅爾的一家高檔咖啡廳,他向我們講述了Facebook為何被大眾看作新的數字殖民者。
 
  “從經濟學角度來看,過去的殖民者會從被殖民國家掠奪走原材料并向當地居民傾銷商品,因此殖民地無法產生本土的資產階級,”吉蘭說道。“而數字殖民者則從殖民地掠奪原始數據和個人信息,隨后再利用這些數據和信息來強推自己的服務,這一過程中殖民地的本土科技企業也是犧牲者,它們無法發展壯大。”
 
  在吉蘭眼中,印度的科技重鎮班加羅爾就是數字殖民時代最大的受害者,這里本應該產生許多印度本土的科技企業,但現在卻成了西方科技企業的外包服務中心,印度的科技人才都在給別人打工。吉蘭是拯救互聯網組織的4位發起人之一,正是這一組織埋葬了扎克伯格的Free Basics服務。
 
  該組織認為本地的電信運營商是在為虎作倀,它們提供免費互聯網服務分裂了印度的階層,激化了矛盾。此外,拯救互聯網組織還祭出了“網絡中立原則“的大旗,該原則正是誕生在Facebook的老家——美國。它們認為所有網絡流量都應受到同等對待,而Free Basics的有限接入服務有違該原則。
 
  薩馬也是Free Basics的反對者之一,這位37歲的移動支付公司老總認為Facebook提供的是嬰兒般的互聯網,它們剔除掉了自認為“少兒不宜”的內容。“開車在路上飛馳能叫飛行嗎?飛行就是應該坐在飛機中,Free Basics的免費服務無法還原互聯網的本質。”薩馬說道。
 
  面對反對者祭出的“網絡中立原則”大旗,Facebook從未提出反駁,畢竟該公司在美國一直是這一原則的支持者,而且如果該原則被打破,恐怕WhatsApp在全球的日子都不好過,畢竟該服務幾乎毀掉了運營商的短信業務。的項目主管丹尼斯表示,Free Basics向用戶展示的都是互聯網有利的一面,Facebook充當了用戶的審閱人。
 
  “我們的服務是在培養用戶的開拓和挑戰意識,在熟悉了互聯網之后,他們自然會主動去發現未知的世界,這批用戶隨后就會拿出真金白銀向運營商訂購完整的互聯網服務,我們的角色是互聯網的引路人。”丹尼斯說道。
 
  Free Basics在其他國家的運行都非常正常,唯獨印度成了一個特例。許多抗議者認為Facebook提供有限接入服務的動機不良。不過Facebook可不承認該項指控,它們買下許多大報刊的版面來駁斥抗議者的言論,此外,扎克伯格還寫公開信號召Facebook的支持者救救Free Basics。該公司認為Free Basics免費網絡服務的初衷是好的,它們想要更多的窮人能從互聯網獲益,而不是要靠這項服務獲利。
 
  不過胳膊拗不過大腿,Free Basics最終還是被移動電信管理部門無情扼殺,不過罪名不是違反網絡中立原則,而是“差別定價”。Free Basics被迫關停后,Facebook表達了對印度政府的失望,但它們表示未來還會通過別的方式幫助印度人連上互聯網。Facebook董事會的投資人安德森在發推文表示:“過去幾十年盛行的反殖民主義給印度的經濟帶來了巨大的災難,難道還要繼續下去嗎?”這條推文可是一石激起千層浪,扎克伯格也不得不譴責了安德森的錯誤態度。雖然安德森隨后在社交網絡上公開道歉,但許多人更堅定了Facebook是數字殖民者的看法。吉蘭表示:“安德森的所作所為讓我們看清了一個道理,那就是Facebook的商業利益與印度的國家利益無法共存。”
 
  政府行動緩慢讓互聯網普及步履維艱
 
  在印度的12億人口中,只有不到3億人能正常接入互聯網,他們大多數生活在城市,過著中產及以上的富裕生活。班加羅爾的科技產業能夠興旺發展也是靠大量科技創業者的努力,他們中大多數都有在美國企業工作的背景。此外,許多印度科技人才還通過努力在美國揚名立萬,比如谷歌新任CEO桑達爾·皮查伊(Sundar Pichai)和微軟CEO納德拉。
 
  國際電信聯盟的數據顯示,2010年以來,印度的互聯網普及率每年增速只有2%-3%,而且這可憐的增速主要還是借助該國的經濟增長和智能手機降價的東風。最新數據顯示,2015年印度已經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第二大智能手機市場。
 
  德勤公司(四大會計師事務所之一)的一份報告顯示,如果印度的互聯網普及率能達到歐美發達國家的水平,該國的經濟增長率將會翻番,人均GDP將增加500美元。雖然眼下印度政府,電信運營商和非政府組織都在大力推動互聯網的普及,但它們的步伐還是太慢,根本無法滿足民眾的需求,因此大家還是更看好科技公司的項目。谷歌在這方面做的不錯,它們為用戶提供完整的互聯網接入。
 
  一家新德里的學校加入了名為“數字均衡器”的計劃,該計劃已經順利運行14年。不過以現在的眼光來看,這個計劃實在是太過時了。學生們會聚集在庭院中看著投影儀學習電腦知識,但臺上的電腦居然還運行著超古老的Windows版本,該校負責這項計劃的老師稱,政府給配的電腦是在太老了,有的病毒過多,甚至連必須的軟件都下不了。
 
  據學校老師描述,12到14歲的學生非常渴望學習新型的數字科技,不過由于許多人在課堂外就已經接觸過網絡游戲和社交網絡平臺,因此學校的此類課程對他們來說實在過于無趣和過時了。
 
  硅谷對發展中國家投入的人力物力將大大推動互聯網的普及。谷歌和Facebook等科技巨頭有實力推廣此類項目,衛星、無人機和氣球的投資對它們來說簡直是九牛一毛。市場調研公司Pivotal Research表示:“谷歌和Facebook在這類項目上的投資與其他研發項目相比根本不值一提,甚至連公司董事會都無需驚動。”
 
  谷歌產品管理總監凱撒表示,在幫助印度普及互聯網的項目中,谷歌也受益匪淺,它們學會了如何為以智能手機為主要設備的用戶打造網絡體驗。這些寶貴經驗不但能幫谷歌打開新興市場,還能督促谷歌不斷改進在發達國家的應用和服務,畢竟新生代網民已經從桌面端轉移到了移動端。“智能手機的重要性正在不斷凸顯,未來它將成為互聯網的主導入口。”凱撒說道。
 
  事實上,正是Free Basics的夭折第一次讓網絡成為一個重要的政治議題,印度政府也終于幡然醒悟,它們意識到了互聯網的重要性。城市居民生活較為富足,互聯網對他們來說已不是新鮮事物,因此他們并沒有意識到其潛在價值,這部分精英人士根本沒有動力去推動互聯網的普及。而Free Basics被禁第一次讓普及互聯網成了街談巷議的爆炸性話題。
 
  印度互聯網普及任重道遠
 
  泰姬瑪哈大酒店坐落于新德里最繁華的林蔭大道上,而Facebook在印度的戰略和通訊辦公室就設在該酒店。2月8日,印度政府扼殺Free Basics的新聞成了各大報紙的頭版頭條,而那時Facebook在印度的負責人塞斯正在辦公室焦急的處理相關事務。
 
  “印度政府已經做出了決定,我們只能照辦,”塞斯說道,“另外,我也不認為這一事件是我們在印度的巨大挫敗。”
 
  Facebook不會放棄自己在印度推廣互聯網的信念。塞斯表示,他并不在乎使用Free Basics接入互聯網的用戶是否登陸了Facebook,因為他認為大家最終都會被Facebook的魅力征服。在揮別了Free Basics之后,塞斯正在忙于推廣另一項名為Express Wifi的計劃,Facebook將與印度當地運營商合作,將免費互聯網架設在村子的廣場上。
 
  有些人說Facebook不懂印度人,其免費互聯網項目不接地氣。但賽斯表示事實并非如此,“你們看看Express Wifi的海報,絕對的本地化,這可不是什么養尊處優設計師的異想天開。”Facebook還根據當地村莊的語言對服務做了特別調整,此外建設網絡所用的許多硬件設施都是印度當地人才設計制造的。
 
  此外,扎克伯格也表示它們將會從Free Basics的失敗中吸取教訓。“隨著Facebook在印度的壯大,我深深感覺到我們需要多了解這個國家的文化和歷史。”扎克伯格寫道。“我正在積極學習印度的輝煌歷史,未來Facebook將不斷加強與印度的聯系。”
 
  不過Facebook也不能掉以輕心,許多將它看作數字殖民者的批評者正籌劃著在全世界反對它的互聯網普及計劃。“我接觸了許多Free Basics的用戶,他們來自肯尼亞和墨西哥等發展中國家,許多人已經覺醒,他們將印度的斗爭看作燈塔,”一位批評者說道。“這些國家的用戶正在被Facebook洗腦。”
 
  其實這種擔心在全世界都很普遍,只不過其表現形式不同罷了,印度人覺得硅谷是要搞數字殖民,而歐洲人卻擔心美國科技企業侵犯隱私。所以硅谷那些聰明的大腦確實要對該問題重視起來才行。
 
  除了互聯網的建設,印度還有許多函待解決的問題,電力就是其中之一。該國的電網建設相當滯后,許多偏遠地區根本沒有通電,即使是通電的地區電力供應也非常不穩定。此外,印度農村地區的受教育程度普遍偏低,文盲率較高,這也對互聯網的普及造成了較大的影響。
 
  因此,想要在印度全面普及互聯網,就要解決教育,基礎設施和醫療衛生等多方面的問題。但谷歌并不是建筑公司,它無法去印度鄉村鋪路,谷歌唯一在行的就是建設網絡,并開發醫療保健,教育和農業生產方面的應用。
 
  其實任何摻雜了公司利益的項目都在做無用功,也許只有沉下心來建言獻策,才能真正解決當下印度所面臨的問題,這才是谷歌和Facebook真正應該領悟的道理。
分享到:

上一篇:互聯網支付帶來的行業革命

下一篇:電影眾籌要火?硅谷平臺已盯上中國肥肉

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 乐股配资 纯旭配资 私募基金配资合法吗 大圣配资靠谱吗 理财平台投资理财产品 2019上证年线 亿牛配资 pmi 上证指数 免费股票推荐违法吗 南昌配资 全部股票价格查询 全国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融正配资 理财平台招财宝 全球股票指数排行 股票配资门户k连旺润股票配资